第一章表姐的到来我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 毕业于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 97年我来到了河南洛阳市协和医院工作。 在男女泌尿科做副主任。 星期六的晚上,父亲给我打来电话,说我二大爷家的表姐要来洛阳, 叫我帮忙招待一下。 说是来洛阳看病的。 我放下电话,想了想一下。 我和表姐有十几年没见过面了。 因爲我上学出来的早,工作又在外地。 这些年都基本上没有和这些亲戚们联系过。 只是依稀记得小的时候。 二大爷带她到我家来玩过,她比我大2岁。 人性格很内向,她结婚的时候爸爸给我打过电话, 我因爲忙所以并没有回去参加她的婚礼。 所以我还没见过我的表姐夫呢!晚上特意早睡, 第二天早去去汽车站接表姐。 8点左右我在汽车站接到了表姐的电话,她说她们已经到了在出站口。 我匆忙的跑到出站口,看见了表姐与表姐夫, 二人大包小包的拿了不少东西。 我迎了上去,表姐一眼就认出了我。 说我都没有怎么变。 就是有些瘦了。 表姐这些年变了很多。 有些发福,体态稍胖。 不过面色有些苍老,我估计这些年过的也并不是很好。 表姐急忙给我介绍表姐夫。 表姐夫人很瘦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 打眼一看就是本分的老实人,听表姐介绍完我, 急忙给面带憨笑的给我递烟。 亲切的叫我表弟,一个劲的说这次麻烦我了。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带俩人回到了家里。 妻子早以准备好了饭菜。 安排坐了下来。 吃过饭后。 表姐就把她带来的那些大包小包打开给我看, 全是她在家给我带来的老家的土特産。 让我很是过意不去。 其实我并不缺这些东西。 但是心意很是让我感动,我知道表姐家也不富裕。 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地里的。 聊了几句家常以后,我便询问表姐这次来的目的。 表姐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表姐夫点了根烟说道: 表弟啊, 这么多年了。 我和你姐一直想要个娃,可是就是怀不上啊。 咱那地方你知道。 落后医院技术也不行,我这不和你姐商量的着来这找你, 你不是在医院看这个的吗!想叫你给俺俩看看 是谁的毛病我一听明白了。 虽然我主治男女泌尿疾病,和男女不孕不育证。 但是有些话题很敏感。 不适合在家里说。 我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说第二天去医院做个检查在说。 下午妻子要上班。 我便陪着表姐俩口子在家。 晚上吃过晚饭后。 表姐夫趁表姐不注意, 拉我到一旁对我说: 表弟啊。 其实说实话吧,我老觉得怀不上娃,是我这边的事, 我老觉得我不行。 要不明天你带我自己去检查一下吧。 你表姐这人心事重,要是真是她那边的事,她要是知道自己生不了娃, 那会想不开的而且她也很害臊。 这事怎么来说也不是啥光彩的事。 明天你带我去,要是我的事你就给我看,就不叫你姐在去检查了。 要不是我的事。 在叫你姐去。 行吗!我懂表姐夫的话。 表姐是个很内向的人。 又有传统的道德封建思想。 要是真是表姐夫的病,也就不用叫表姐在去医院了。 这样免的她有心理负担。 我点了点头。 第二章检查第二天,我带着表姐夫来到了医院。 挂了号。 因爲星期日主任没有来。 我坐诊。 带表姐夫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关上了门。 我便询问起了关于一些诊断的话题。 我问表姐夫身体有什么不适,夫妻生活是否正常。 表姐夫说总觉得力不从心,而且性交时间比较短。 我带表姐夫去检查了一下。 又做了个精子存活率的化验。 因爲星期天很多部门都休息。 所以需要第2天等化验结果。 我把表姐夫送出医院后。 回到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回想。 表姐虽然内向但很有女人味,从表姐夫的话里我也能听出。 她俩的性生活并不是很理想。 主要原因是因爲表姐夫的身体不行。 想着想着我突然脑海中浮现了表姐和表姐夫性交时的画面。 表姐体态丰满。 而且乳房圆润坚挺。 皮肤光滑白嫩,叫人十分有欲望,可惜表姐夫身体不行。 表姐一定在性生活上很难得到满足。 表姐这种女人受道德约束太深。 她肯定不会抱怨这些。 不过内心一定也是很需要。 想着想着感觉自己有些拨起。 便再三的告戒自己。 这样想表姐是不道德的,是常理所不允许的, 但是一下午我都是精神恍惚思想总是离不开表姐的身体, 甚至幻想自己如果与表姐性交。 表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晚上我回到家,表姐夫在看电视。 表姐在帮着妻子做饭。 回到家之后我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在表姐身上。 表姐确实很性感。 加上白天的幻想叫自己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 晚上我破不及待的和妻子做了一次爱。 但是总把身下的妻子想成表姐的样子。 射精的时候我甚至差点喊出表姐的名字。 晚上我很难入睡。 我总觉得自己很无耻对表姐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这种禁忌超越道德地缐的刺激叫我很享受。 第二天。 我回到医院。 取回了表姐夫的化验报告。 一看。 果然是表姐夫的事。 表姐夫的精子成活率只有百分之四十。 这大大低于正常男人的水平。 就在这一瞬间我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计划。 整整一天我都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 将表姐夫的化验报告藏起来。 不给他。 我回到家后。 表姐夫忙上前问结果。 我把他拉到厨房,对他说。 表姐夫你的化验报告说明你没有问题。 之所以导致怀不上娃。 可能是表姐的问题,明天我带她去检查一下, 在做结论吧。 表姐夫一听,脸上明显有些兴奋,这是可以理解的, 一个男人如果被检查出来了有病不能生孩子。 这对其本身将是多大的侮辱与打击啊。 我对表姐夫说。 这事你和表姐说一下吧。 我就不说了。 表姐夫点了点头。 一夜无语。 第二天早上我对表姐说。 表姐今天我值夜班。 晚上我带你去医院。 这样可以省下一部分费用。 我和同事说一声就可以了。 要是白天去要交费的。 表姐一听,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晚上吃过晚饭。 我带表姐去了医院。 因爲这个时间一般的医生已经回去了/医院诊室这一层很少有人。 我把表姐带到了我的办公室。 表姐显然很不习惯。 我给她到了杯水。 便做在了她的对面。 拿起了处方纸假装给她看病, 我问: 表姐, 你和表姐夫的性生活正常吗?表姐: 正常吧。 我: 我说的正常有分多,现在我一一问你。 你和表姐夫性交间隔有多长时间,也就是一个月有几次性生活。 表姐脸色有些红, 说道: 3.4次吧我: 都是普通的性生活吗?表姐不解的问我: 啥叫普通的性生活啊。 我忙解释道: 是正常的性交,还是口交。 或者肛交。 表姐一听低下头双手握着水杯,不敢擡头看我。 小声的说: 也有时候你姐夫叫我给她口交。 我听完假装记录然后又问: 姐夫能满足你吗?你和姐夫性交的过程中。 你有高潮吗?表姐不回答我。 只是低着头,我说表姐这是正常的诊断询问你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看病啊。 表姐含煳的回答了一句: 很少我说行表姐, 那去做检查吧。 我把表姐带到了隔壁的一个小房间里。 这里有一张床,是平常给病人检查的房间。 进去以后,表姐就站在门口。 看样子不敢进来。 我知道这时候她的思想斗争也很矛盾。 不能刺激她。 我回过头去,整理一些检查用的工具。 然后说: 表姐你脱掉裤子,然后平躺在床上。 我给你检查一下。 我怀疑你是女性性功能障碍怔。 表姐没有出声。 我也没有回头。 但我知道我要是回头表姐更不会脱裤子了。 大约3分锺,我听见了表姐在我身后解开腰带的声音, 这声音很小。 表姐似乎极小心极缓慢的脱下了裤子。 然后躺在了床上。 这时候我的心跳的很厉害。 下身冲血。 我知道我回过头去就能看见表姐的阴部,一个道德观念极强的女人。 在除了自己男人以外的男人面前脱下裤子。 对她来说是多么的羞骚啊。 我回过了头转身来到了表姐的床前。 表姐虽然脱下了裤子。 但是只是脱到了小腿。 而且双腿紧合啊。 闭着眼睛使劲的咬着嘴唇。 这样子性感极了。 我对表姐说裤子要全脱下来。 双腿分开。 放松。 表姐问这样不行吗?我说这样我没发检查啊。 表姐缓慢的坐了起来。 脱下了裤子。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表姐的阴毛其实很少。 在小腹部分只有一点。 但是很可爱。 表姐脱下裤子放在床边又躺了下来。 可是双腿还是合着。 我把双手轻轻的放在了表姐的膝盖上。 当我的手触摸到了表姐的皮肤的时候。 那感觉太好了。 我轻声说道。 放松没事的。 然后用送轻轻的分开了表姐的腿。 我终于看见了表姐的阴部。 第三章挑逗表姐表姐的阴部发育的不是十分好。 整个外阴唇基本没有露在表面。 只是一道小细缝。 而且周围的阴毛也很少。 寥寥几根。 外阴的顔色也很浅,接近皮肤顔色,一看就知道表姐是很注重个人卫生的, 一定每天都清洗阴部她的阴部看起来很干净, 而且没有异味。 我小心的用大拇指和食指翻开表姐的阴部,当我手指一碰到她的阴部的时候。 明显感觉表姐浑身绷尽,身体条件反射的向后缩了一下。 我又哄她道: 别紧张。 我现在检查你的阴部。 问你的问题你要如数的回答。 我把阴部俩个字说的特别重。 我是在传达一种意思。 表姐你的表弟现在正在翻开你最神秘的阴部, 你在我的面前已经彻底的裸露了。 表姐没有说话。 一只手臂放在了前额上。 以此来表达她羞愧的样子。 我翻开了表姐的阴部。 她的阴道口很小。 而且里面是鲜红的顔色。 随着她的急促的唿吸。 阴道口里的小肉球在不停的颤动。 叫我看了真想马上亲上去。 品尝一下表姐可爱干净的阴道是什么味道。 这时候我的阴茎已经爆了起来。 我身体前倾用床角压制着我那冲动的小弟弟。 我用另一只手挤出了表姐埋藏在阴唇里的阴蒂, 表姐的阴蒂十分的小。 红红的一小点。 我用手指一碰。 表姐身体又是一抖。 我问道: 这里有什么感觉。 表姐: 痒~我: 你平常阴道分泌的液体多吗?表姐: 不太多~我: 表姐一般女性性功能障碍怔的患者主要是阴道以及阴蒂对外界刺激接受的敏感度较少。 所以导致性功能有障碍。 (瞎说吓唬她的)我现在刺激一下你的阴蒂。 但你有没有感觉。 说完我便用手指在表姐粉红的阴蒂上轻轻的来回摩擦。 表姐身体一缩。 用大腿一下把我的手给夹住了。 然后说。 别这样。 我受不了。 然后从表姐的阴道口里流出了大量的淫水。 虽然手臂被表姐用腿死死的夹住了。 可是我的手指没有停止对表姐的阴蒂的刺激。 而表姐虽然夹着我的手。 却没有坐起来。 而是继续躺着让我挑逗她的小肉球。 一分锺过去了。 表姐的反应极大。 开始。 不停的摇晃的头。 但是手臂还是挡着她的脸。 她可能死也不愿意让我。 看见她现在的样子。 我知道她现在很舒服。 虽然身体上的舒服,可是她的内心一定很痛苦。 第四章终于得到表姐的身体这时候我停止了对她阴蒂的刺激。 手向后撤了一下。 然后用食指对准表姐的阴道口一下桶了进去。 表姐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显然是没有做好准备。 这一下我也比较用力。 整根手指一下深入到了表姐的阴道里。 表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而这一刻我的手指在表姐的阴道里,被暖暖的包围着。 我的手指来回的抽叉着。 表姐突然用手抓住了我的手。 阻止我这样做。 并喘着粗气的说道: 别这样,我受不了。 这时表姐想坐起来。 她的双腿便自然的分开了。 没有了双腿的阻碍我身体向前一倾便爬在了表姐的身上。 顺势将她压倒在床上。 一只手匆忙的想要解开腰带。 表姐被我压在身下。 羞怒的说道你快起来。 不能这样。 我那能听的进去。 我解开了腰带将裤子脱下。 表姐一看我把裤子脱了。 反抗更爲激烈,拼命的想起来。 可是激动的我用力的压着她。 让她的反抗变成了徒劳。 我用手拿着冲血的阴茎,想要找到表姐那淫水四溅的阴道口。 在叉入的一瞬间。 仿佛置身于天堂之中。 整个阴茎添满了表姐的阴道。 因爲表姐的阴道比较小。 进去以后感觉到阴茎每一寸都被表姐的阴道包围着。 暖暖的滑滑的。 表姐在我叉入的一瞬间也知道事情无法挽回了。 开始她还叫着让我拿出去。 但随着的我来回的抽送。 她也慢慢的停止了反抗,只是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并伴着小声的呻吟。 表姐每一次唿出的气都喷向了我的脸上,那气味很香。 表姐脸红的很。 体温也变的很高。 躺在她身上阴茎每一次的抽送。 我的皮肤每一次经过表姐那滑嫩的大腿内侧都叫我兴奋不以, 我试着去亲吻表姐。 可是表姐死咬着嘴唇就是不叫我亲。 我变改变攻势。 把手从下面伸进了表姐的衣服里面。 伸进了奶罩里。 用手抓住了表姐的乳房。 表姐的乳房真的很大而且很坚挺。 我用食指去摸表姐的乳头。 表姐的乳头已经很大了。 我知道这是她身体的自然生理反应。 在我对表姐乳房的抚摩下表姐慢慢的绷紧的身体也开始放松了下来。 嘴也张开了接受了我的亲吻,我把舌头伸进了表姐的嘴里。 贪婪的吸食着她的唾液。 和她的舌头在一起交缠。 表姐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 然后双手使劲的把我楼在怀里。 在表姐高潮的反应下我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一股浓精射出。 阴茎在强烈的刺激下射了有好几次。 我趴在了表姐的身上,虚脱的喘着气。 表姐也不停的喘着气。 我把她的衣服拉了上来。 把乳头含在了嘴里。 一动不动的就这样过了几分锺。 表姐推开了我。 我起来把阴茎从表姐的阴道里拔了出来。 随之大量的精液从表姐的阴道口流出。 流了一床。 表姐。 起身让我找东西擦一下。 我拿了条毛巾。 表姐擦干净了。 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靠了过去亲了亲了表姐的脸颊。 表姐的脸还是热的很。 轻声的在她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表姐。 叹了口气说。 这事别和别人说。 就起身穿上了裤子。 回家的路上。 表姐什么话也没说。 但我知道她是一定不会把这事宣扬出去的。 毕竟她比我封建保守。 第五章背着妻子和表姐夫在家与表姐做爱回到了家。 表姐夫赶快迎了上来。 问我怎么样/检查出来什么病了没有。 我对表姐夫说。 检查出来了。 是子宫发育不全。 表姐夫一听脸色一变。 我安慰道不是什么大病。 你们在这住几天。 表姐吃点药就能好。 表姐夫一听缓和了许多。 和我又是一顿道谢。 表姐也勉强的说了几句话。 晚上吃过饭后便睡了过去。 第2天中午。 妻子不在家。 我变带着表姐夫出去卖菜。 找了一个离我家很远的菜市场。 我故意避开表姐夫然后消失在了人群里。 出了市场我打车回家。 开开门。 表姐一看我自己回来了。 表姐夫没有回来。 就问你姐夫呢。 我丢掉手中的菜。 过去抱住了表姐。 然后撒娇的说。 他在市场了现在回不来。 表姐我想要。 表姐一听。 吓了一跳。 不行。 表弟让你姐夫知道了。 我没发活了。 我说没事表姐。 其实你没病是我姐夫的精子成活率太低了。 所以你才怀不了孕/我姐夫以爲是你的事。 你想要是你怀了孕我姐夫也就不知道他自己不行了。 对他来说心理负担能少点。 对你们这个家也是好的啊。 表姐听了我的话。 也就默许了。 时间紧迫。 我直接脱掉了表姐的裤子。 让她躺在沙发上。 我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没有什么前戏直接就把阴茎叉入了表姐的阴道。 不知道爲什么和表姐做爱就是很兴奋,觉得很爽。 做了几下。 突然有人敲门。 吓的我和表姐都是一惊。 我想表姐夫不能这么快回来啊。 我赶快提上裤子。 表姐也一边提裤子一边跑进了厕所。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 钥匙开门的声音。 原来是妻子回来了。 我吓的魂不副体。 妻子进来没看我。 直接拖鞋。 然后问我干什么呢敲门也不开。 我说这不是要去开吗/妻子看着我的脸有些慌乱。 怀疑的看了看我。 又问你和谁在家了。 我说我自己啊。 她问你表姐呢。 我说出去和我表姐夫逛街去了。 妻子哦了一声。 进屋换衣服。 我问她你怎么回来了。 她说要拿点东西。 马上走。 我怕她去厕所。 看见表姐肯定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便进了厕所。 表姐一看我进来了。 吓了一跳。 我示意叫她别说话。 妻子在外边问我。 中午你表姐回来吗?我说不知道。 这个时候我看着表姐害怕的样子。 心理和激动。 我把表姐身体转了过去。 让她背对着我。 然后脱下她的裤子。 她吓的用手连忙阻止。 但又怕声音太大被妻子听见。 她便任由我摆布。 我脱下裤子。 对准了表姐的阴道。 叉了进去/表姐死劲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 我可我刚叉几下就感觉不好。 因爲姿势的原因每一次抽送都会发出啪啪的响声。 我停了下来。 打开了淋浴。 水声掩盖了我和表姐的作爱的声音。 但是因爲没有脱衣服。 我们的衣服也全的湿了。 妻子问我上完厕所没。 我一边干着表姐一边说道。 没有呢我在洗澡。 妻子在门外说了一声。 那我走了。 随着妻子离去的关门声。 我在厕所也又次的把精子射进了表姐的阴道里。 射完之后舒服的很。 我拔出了阴茎用水冲洗了一下。 表姐处理完了我留在她阴道里的精液后。 脱掉了衣服。 我也脱掉了衣服。 和表姐简单的洗了一个澡。 便急忙的跑回了市场。 。